[新闻] 吾朗先生是个可怜人?对宫崎吾朗导演的采访 采访人:川上量生 | 宫崎骏映画馆::宫迷的精神家园

[新闻] 吾朗先生是个可怜人?对宫崎吾朗导演的采访 采访人:川上量生

2011-07-28


 翻译:小磨转转 / 编辑:霜茶游星、罂粟
 来源:读卖新闻

 
宫崎吾朗(左)
  生于1967年,东京。信州大学毕业后,作为建筑师,参与公园绿地规划等工作,2001年至05年间担任三鹰吉卜力美术馆馆长。06年的《地海战记》是他的导演处女作。《来自虞美人之坡》是其执导的第二部作品。

 
川上量生
  1968年生于爱媛县,京都大学工学部毕业后,在日本软件公司工作,97年创立了株式会社Dwango,以制作彩铃和表情动画起家。今年1月起在吉卜力动画见习。
  吉卜力新作品《来自虞美人之坡》7月16日公映。企画和剧本由宫崎骏先生担任,导演是继执导《地海战记》后时隔5年再担任导演的宫崎吾朗先生。今年1月起就在吉卜力实习研修的Dwango会长川上量生先生对挑战这部作品的吾朗先生进行了采访。(依田谦一)

“我是父亲的粉丝哦”

川上 来到吉卜力后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吾朗先生是非常可怜的,而且回避与人交往。
宮崎 因为我比较容易害羞或者说有点自卑,小时候就那样。
川上 也有人其实是很外向会交际的但却会说“我比较害羞”,吾朗先生是哪种情况呢?
宮崎 工作上必须要说明的事情我会说的,会花些时间。基本上我的人生多是与我想象的相反。高中时没办法所以就做了活动部部长等这样的事。
川上 即使是“不喜欢”也只能去做吗?
宮崎 我想这是宫崎家的遗传吧。马上会变成“自己只有去做了不是吗”这样的想法。
川上 不过反过来说的话,一般对于不想做的事情应该也没有太多的责任感。做动画片的导演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去做的呢?

宮崎 不能说做的很好,但绝对是喜欢做的。因为作品完成的一瞬间会带给你满足感,但并不是只有那些。
川上 有个伟大的父亲,对于这样家庭的儿子来说大家一般有两种印象,一是培养兴趣自己也想从事一样的行业,另外一种是不喜欢但由于是家业所以不得不做。吾朗先生好像两种都不属于,他是属于“自己的命运就是如此”的感觉。
宮崎 我想那多半是因为放不下吧。只要认定父亲创立的公司(吉卜力)“跟我无关”,就也可以放弃,但我做不到。另一方面,如果父亲去世后,只剩下吉卜力的外壳,做着无趣的电影,还不如别做。

川上 近似于粉丝的想法呢。
宮崎 是的。我是父亲的粉丝。所以我会抱着期待它一直延续下去的想法,但也会思考留下来的意义。但是,一定会延续下去。不容许不了解的人随意地使用,不得不去关心。这样的想法和置身电影制作现场的时候混在一起,就变得有些奇怪。10年前我不去考虑这些也没关系,但毕竟宫崎骏70了,铃木敏夫也63岁了。这样的话,就会考虑“今后会怎么样呢”这样的事。因此,当被要求“去别的动漫工作室担任导演吧”的时候也因为带着动机而回答“可以”。
川上 也就是说比起做导演,更喜欢的是制作吉卜力动画这件事吧。从制作《地海战记》的时候起就表示了与父亲之间的分歧,可实际却是这样的铁杆粉丝,着实有些让人意外啊。
宮崎 这两种都有。就像小时候想看和父亲制作的《阿尔卑斯山的少女》打对台的节目《宇宙战舰Yamato》。但是最终留在我内心的是父亲制作的东西。

想展现的是自己以外还挂念着谁的故事

川上 原来就有想朝着导演的方向发展吗?
宮崎 不善于像动画片绘制者那样日日做学问,我更倾向于整体的考虑。以前在吉卜力美术馆担任馆长,但在那之前,做的是公园绿地的设计工作。至于订货人,大多数是自治体以及地方公共团体,交货期和价格是第一考虑的事。因此有接到工作的感觉。
川上 这与创作者正相反呢。
宮崎 工期和交货期这样的语言相对来说就很弱了。《来自虞美人之坡》被说“赶不上公映”时我想“无论如何都要做到”。
川上 但是,实际上制作还是延迟了很多。
宮崎 最大的原因是我一直无法确定企画。而且即使企画做出新的决定,脚本却一直无法做出来,再加上画本在中途一度受到挫折。从去年的夏天开始创作就好了,但是绘画完成是在九月,这可以说是比想象中还麻烦的电影制作。出现的场所和人物上的限制,去这里、那里等也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也有地震(日本东部大地震)的影响。
川上 由于计划的推迟,观众们会认为是否地震的事情也被反映在作品中,但好像并不是那样。
宮崎 是的。但是地震前和地震后就是同样的场景也会看起来不一样。
川上 感觉就像成了社会所要求的电影了。
宮崎 在读父亲写的企划书时,把时间设定在了东京奥运会的前两年也就是1963年,如果说是描写了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舞台上女孩和男孩的纯粹的心态,倒也无话可说。描写把社会搞成充满闭塞感的一代人的年轻时期并显示“那个时代真好”,作为下一代人就不会服气了。而且,因为人们的注意力还在朝鲜战争、太平洋战争上,所以就容易变成一个由于战争而失去父亲的忧郁少女的故事。对于企划书里‘有一颗爱恋的心’,我当时认为“如果仅仅这样就被作为爱情故事的话,那现在这样算什么”?后来渐渐发现,不是把它当作纯粹的恋爱故事,而是把它当做除自己以外还挂念着谁的那种情感描绘来看待的话,就会有很多不一样的发现。对于主人公小海来说,思念的不仅仅是小俊,还有对于父亲的,也有对母亲的挂念。就像人的情感根源那样互相联系的存在,不仅只有恋爱这一个侧面。小海通过与小俊的相识,更加深了对死去父亲的思念,对于母亲也有着不同的情感和挂念。通过这些,对相遇的大人们和那样的人的挂念也包含其中。由此,企划书中写到的“有一颗爱恋的心”这样的东西才终于能沁入心中。

曾经认为《地海战记》是最初也是最后

川上 《地海战记》的时候大家会觉得是宫崎骏的儿子执导的,一定会有很多议论之声吧。
宮崎 我是抱着“最初就是最后”这样的想法去做的,所以并没在意。相反,我想的是如果像我这样的都能做到的话,那么就会传递给坚持走在吉卜力这条道路的工作人员一种信息,他们中就会有人认为“我也能做到”吧。
川上 完全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做导演,并且完整的把影片制作出来,这是很了不起的。还是也会有“别人也同样可以做到”这样的想法呢?
宮崎 会有想法的。特别是那时跟片中曲的手岛葵小姐的相遇。也许正因为她演唱主题歌才让电影更精彩。这次也荣幸的请到她为影片献唱,音乐方面我得到了很大支持,而且配音阵容上也给我很大帮助。真是很幸运的事。
川上 一方面吾朗先生要忍受一般人无法忍受的环境,如果成功了,奖金也会给父亲,没获奖的话就自己承担了。
宮崎 那也没关系的。我既不是想让自己多么成名也不是想成为父亲那样了不起的人。能够让来看电影的人觉得“嗯,还不错呢”这样就够了。
川上 在我的印象中,吉卜力初期的《风之谷》和《天空之城》的感觉较为强烈,在那之后总觉得朝着不同方向去了。不同风格也挺好的,但是总有一种“什么时候再有那样的作品”的憧憬。《来自虞美人之坡》对于吉卜力来说也是新鲜尝试,也会有在将来,吾朗先生的时代回归幻想作品的期待。
宮崎 我认为阅读幻想作品的时代是非常幸福的。《风之谷》描写了核战的世界,当时涌现了很多那样的作品。如果看到了现实中的福岛事件,那么可能不成熟的幻想就会被现实无情打破了,即使有的话也会在不久后消失。与现在的孩子们一样年纪的时候,我会想,这个国家将会怎样呢?需要能跨越严酷时代的力量,能够反映现实的幻想作品是必须的。《指环王》是一部描写战争的作品,也反应了那个时代的欧洲。我认为能够反应现实的东西越来越少了。所以,把幻想模式化,就只能是在空想的世界里拼命战斗啦、可爱的女孩子的出现啦等这样的情况。
川上 也就是说那是脱离现实的粉丝制作的作品。
宮崎 我在之前其实都很不喜欢日本的现状。会有类似“为什么自己是日本人啊”这样的想法。最近我不会那样认为了。我们如果有自己的道路,那么就认真学习。我想《来自虞美人之坡》也反映了那样的心情。

《来自虞美人之坡》于7月16日上映
  原作出自高桥千鹤先生和佐山哲郎先生的同名少女漫画。故事发生在1963年的横滨,以第二年举办东京奥林匹克为时代背景。描写了父辈两代人的青春和牵挂。配音阵容有长泽雅美小姐和冈田准一先生等。主题歌由武部聪先生创作,由手岛葵小姐演唱。
 

                                                                                 相关图片:

宫崎骏先生描绘的海报(C)2011 高桥千鹤・佐山哲朗・GNDHDDTs

相关文章:

关键词:

除非注明,宫崎骏映画馆所发布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先联系映画馆。并请在文章的开头注明:来源:宫崎骏映画馆,并标明来源文章的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