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吉卜力工作室主角:巾帼不让须眉 | 宫崎骏映画馆::宫迷的精神家园

[新闻]吉卜力工作室主角:巾帼不让须眉

2011-07-18


p>翻译:成白 / 编辑:无无无
新闻来源:guardian

  回想下最近的由女主角领衔的好莱坞系列动画,再试着想出一部其中与迪斯尼公主无关的来看看。发现问题了吧?一个全新的动画黄金时代已渐行渐远,而在那个时代,男主角明显比女主角优越。瞥见《怪物史莱克》、《功夫熊猫》、《兰戈》、《冰河世纪》、《卑鄙的我》这类有男主角的影片,你会擦拭3D眼镜饱览一番。就连电脑动画的不争之王皮克斯,打造的可以说也是男主角领衔的动画世界。

比如:《玩具总动员》、《怪物公司》、《海底总动员》、《虫虫危机》、《飞屋坏游记》、《美食总动员》、《机器人瓦力》等等。至于皮克斯与其他工作室的区别,如果有的话,就是它体现了更强的男权意识。按好的来说,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女主角也占据着次重要的地位,像是《海底总动员》里的多莉、《卑鄙的我》里的格鲁的母亲、《玩具总动员》里的翠丝。但另一方面,她们出演的不是关乎爱情,就是扮演家庭主妇或者陈词滥调地宠溺小孩的角色。让我们想想皮克斯最新作品《汽车总动员2》,是不是也张扬着各类的男性角色呢。这种商业倾向的冒险虽然也被观众接受了,但却使它成为了皮克斯历史上反响最差的电影。在这部电影中几乎很少看到女主角的身影。
  从第一部主题动画《白雪公主和七个小孩人》开始,迪斯尼便毫无疑问地占据了女性市场。但几乎没有例外的是,迪斯尼的女主角们都享有着同一个模型–穿着水晶鞋、踏着优雅的步子,款款走来。《长发公主》迎来了迪士尼的第十位公主Rapunzel。不过除了一些流行文化元素之外,经历了各种重男轻女的环节之后,她的命运仍是和前几位公主一样,小姐一般地嫁给了王子,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然而,那些不想局限于成为另一个凯特•米德尔顿或约旦公主的女孩们,其实是无法在迪斯尼的粉色宫殿中是寻到令她们满意的楷模的。事实上,她们应看看日本的动画。
  与《汽车总动员2》同期在英国上映的还有本月29日由日本领先工作室吉卜力带来的最新力作《》。吉卜力工作室因2001年的奥斯卡获奖影片《千与千寻》而享有盛名。懒于与迪斯尼作比对,但其票房和玩具的销量颇具说服力。(《千与千寻》仍是日本史上票房冠军,其他三部吉卜力电影也名列前十)。内容方面,吉卜力的作品与迪斯尼作品有着天壤之别。从1984年起,在赞助商的支持下,总导演宫崎骏成功展开了层层深刻、有抱负的奇幻冒险,它们几乎全部都是由坚强、聪慧、独立自主的女主角领衔。宫崎骏的电影令人心潮澎湃、充满着奇思妙想,那些经常出现的飞行器、生态灾难、古代文明的崩毁、不确定的精神价值,都被容纳进了一部部主题清晰、色彩鲜明的手绘电影中。他的女英雄们倾向于特定类型:具有冒险精神、积极乐观、同时也拥有同情心、健谈、向往和平又善良。而她们的女性特质和孩童般的纯真通常使即将到来的危机得以解除并连接各种冲突的世界。宫崎骏也创造过公主:当第一次看见电影《幽灵公主》中的幽灵公主时,她正埋头于一匹巨狼的枪伤处,吸出它受感染的血然后吐入河中。
  宫崎骏曾说:“如果是‘敌寇败尽,天下太平’这样的故事,那么选择男主角领衔会比较好”。但是如果我们要试着做一个男性主角领衔的冒险故事,除夺宝奇兵外别无选择。然后再加上个法西斯分子或者是众人眼中的恶人形象。”
  “宫崎骏认为:英雄主义远比简单的正义、邪恶之分复杂的多。”英国作家Helen McCarthy说道。Helen McCarthy已经对宫崎骏和日本动画做了大量报道,“通过让女孩成为英雄,他摆脱了体现男子气概的传统模式,这样,他得以无所顾忌地研究英雄主义。他的事业如同一座美丽的大楼,那里坚持着一种理念:女性,一样可以成为英雄”。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的理念正与此吻合。该电影改编自玛丽•诺顿的《借东西的地下小人》一书,由宫崎骏负责电影剧本,他的门生米林宏昌则担任导演。阿莉埃蒂其实是个14岁的小小的女孩,和父母一起隐居在日式乡村小屋的地板之下,靠借用屋主的物品生活,即便是一枚大头针,也能成为她的小剑。与其他女孩一样,渐渐长大的她开始独立思考并渴望着探索外面的世界。阿莉埃蒂连接着她的地下小人世界和巨大的人类世界,如同《千与千寻》中的女主角连接起了灵界和生物界那样。当然中间也包括阿莉埃蒂对男孩的好奇。
  以充满生机的春天为背景,以搬家为线索,阿莉埃蒂和一个病弱的人类男孩之间萌生了朦胧的爱情。在一个特殊的充满爱意的镜头中,其中一个镜头气氛特别紧张,当阿莉埃蒂最终同意让男孩见到自己的那一刻,她那小小的手指正紧张地嵌入园中盛开的巨大虞美人之中。这种微妙的情感和朦胧的爱意贯穿于吉卜力的许多作品中。举个例子,在《》中,递送中心的13岁女巫,就和阿莉埃蒂一样,处在青春期。途中,琪琪遇到了各种年龄的成年女子,而诸如火和火焰这类的隐喻暗示着她们每一个的性欲。
  西方文化中,将孩童和性放到一起是一**忌。但在这些影片中,这个整体却是生活的一部分,再自然不过了。“西方传统中要理解孩童们这类强烈情感真的是非常困难的”McCarthy说到,“吉卜力工作室做的很好的地方之一,便是他们坦诚接受了孩童是成年人的一种缩影。孩童们会切身体会包围着自己的各种情感,正如同他们去学习筹划、阐明自己一般。”
  死亡和暴力也会出现在宫崎骏的电影中。即使是在他最纯真的动画《》中,在没有恶势力、没有明显冲突的《》中,母亲的病危却笼罩了那对小姐妹原本愉快的乡村田园生活。吉卜力的电影当然也逃不过受伤、死亡这些。这样,小鹿斑比的妈妈的死像在公园散步那么常见那么自然。
  吉卜力工作室对性及暴力的那种坦然,可能是因为其影片更接近欧洲文学的童话故事。它们可以被看做是为孩童准备的踏入等待他们的成人世界的启蒙教材。维多利亚社会润色了童话故事,迪斯尼造就了它们。但它们最初的版本却很恐怖。比如最早版本的《白雪公主》中,皇后以为心、肝、肺是白雪公主的,吃了它们,并在发现公主没有死之后,试图用束身带勒死白雪公主,最终她以被迫穿上炽热的铁鞋而告终。而迪斯尼则把它变成了关于一个喜欢唱歌、爱做家务的漂亮女孩的故事。
  而这些并不是为了证明吉卜力工作室的电影绝对值得推崇。即使是《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尽管她有勇气和自主意识,但最终还是与一个门当户对的同伴在一起了,而不是那个男孩,毕竟那男孩足有100个阿莉埃蒂的大小。除了那些完美的女英雄之外,吉卜力工作室也重现其他或许很常见的女性原型,也许是位聪明的祖母,也许是位理想中的围着围裙操持家务的妈妈。“我相信宫崎骏的动画中有着强烈的反叛精神,”McCarthy说,“不是反对女权主义,而是不随女权主义思潮。在很多工作中,他坚持这么一说:男性和女性在维持社会秩序方面有各自的职能。在他的作品中,当女性还是孩童时,一切皆有可能,但如果她们成年后不履行自己的职能,她们的生活常常是艰难的。”
  尽管如此,吉卜力的一切仍让《汽车总动员2》显得初级幼稚。就故事编排而言,好莱坞电影已经鲜有能力和吉卜力工作室产品一争高下。不过至少在性别问题上,它还是有所进步的。比如:去年的电影《驯龙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勇敢地将电影中心放到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身上–一个女性化的英雄,他的智慧远远超过他的肌肉,最终还赢得了一个强健女孩的青睐;《里约大冒险》(Rio)尽管有所缺陷,但它的主角是一只神经质又不会飞的公鹦鹉, 一只想要赢得更强悍的雌鹦鹉芳心的公鹦鹉;皮克斯最终也看到了光明。其接下来的新片《勇敢的公主》预计明年上映。该电影的舞台选择为神秘的苏格兰高地,其第一位领衔女主角将由Kelly Macdonald配音。不过可惜的是,《勇敢的公主》又是一部公主题材的影片。

《驯龙高手》简介:一个住在博克岛的维京炔少年“小嗝嗝”,他必须通过驯龙测验,才能正式成为维京勇士。驯龙测验即将到来,小嗝嗝必须把握这唯一的机会,向族人和他爸爸证明他存在的价值。但是,当小嗝嗝遇见一只受伤的龙,并且和这只龙成为朋友之后,小嗝嗝的世界将从此彻底改变。

《里约大冒险》简介:一只明尼苏达州小镇上的金刚鹦鹉,一直认为自己是世界上仅存的一只金刚鹦鹉。一天他得知里约热内卢还有另外一只金刚鹦鹉,并且还是一只雌性金刚鹦鹉,他便决定离开家乡,前往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冒险就这么开始了……

《勇敢的公主》简介:性情急躁、头发乱糟糟的玛瑞达(Merida)尽管身为公主,但却更喜欢当一名弓箭手。这与她妈妈的意愿发生了冲突,于是玛瑞达做出了一个鲁莽的决定,未曾料到给父亲的王国、母亲的生命造成了危险。玛瑞达和无法预料的自然之力、黑暗魔法、古代诅咒抗争着,要让一切重回正轨……

Steve Rose
the Guardian Guide 的影片剪辑师,他也经常在《卫报》(The Guardian)上发表关于建筑的文章。

 

相关文章:

关键词: , , , ,

除非注明,宫崎骏映画馆所发布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先联系映画馆。并请在文章的开头注明:来源:宫崎骏映画馆,并标明来源文章的链接地址。
  1.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你们两个,到底谁在放屁?

  2.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你们两个,到底谁在放屁?

  3.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你们两个,到底谁在放屁?

  4.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你们两个,到底谁在放屁?

  5.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你们两个,到底谁在放屁?

  6.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你们两个,到底谁在放屁?

  7.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你们两个,到底谁在放屁?

  • 热门文章

    • N/A
  • 随便看看

  • 原作/高桥千鹤·佐山哲郎

    编剧/宫崎骏 / 丹羽圭子

    导演/宫崎吾朗

    制片/铃木敏夫

    音乐/武部聡志

    © 2001 二馬力·G

    原作/玛丽·诺顿著《地板下的小人》

    编剧/宫崎骏 / 丹羽圭子

    导演/米林宏昌

    制片/宫崎骏/铃木敏夫

    音乐/塞西尔·科贝尔

    © 2001 二馬力·G

    原作/宫崎骏

    编剧/宫崎骏

    导演/宫崎骏

    制片/铃木敏夫

    音乐/久石让

    © 2008 二馬力·GNDHDDT

    原作/娥苏拉·勒瑰恩(《地海》系列)

    编剧/宫崎吾朗/丹羽圭子

    导演/宫崎吾朗

    制片/铃木敏夫

    音乐/寺嶋民哉

    © 2006 二馬力·GNDHDDT

    原作/Diana Wynne Jones

    编剧/吉田玲子

    导演/宫崎骏

    制片/高桥望/井上健

    音乐/久石让

    © 2004 二馬力·GNDDDT

    编剧/吉田玲子

    导演/森田宏幸

    制片/铃木敏夫/高桥望

    原作/柊葵

    音乐/野见祐二

    © 2002 猫乃手堂·GNDHMT

    原作/宫崎骏

    编剧/宫崎骏

    导演/宫崎骏

    制片/铃木敏夫

    音乐/久石让

    © 2001 二馬力·GNDDTM

    原作/石井壽一

    编剧/高畑醺

    导演/高畑醺

    制片/铃木敏夫

    音乐/矢野顕子

    © 1999 いしいひさいち·畑事務所·GNHB

    原作/宫崎骏

    编剧/宫崎骏

    导演/宫崎骏

    制片/氏家斋一郎/成田丰

    音乐/久石让

    © 1997 二馬力·GND

    原作/柊葵

    编剧/宫崎骏

    导演/近藤喜文

    制片/铃木敏夫

    音乐/野见祐二

    © 1995 柊あおい/集英社·二馬力·GNH

    原作/高畑醺

    编剧/高畑醺

    导演/高畑醺

    制片/铃木敏夫

    音乐/红龙、渡野辺マント、猪野阳子、後藤まさる、古泽良治郎

    © 1994 畑事務所·GNH

    原作/冰室冴子

    编剧/中村香

    导演/望月智充

    制作/高桥望

    音乐/永田茂

    © 1993 氷室冴子·GN

    原作/宫崎骏《飞行艇时代》

    编剧/宫崎骏

    导演/宫崎骏

    制片/德间康快/利光松男/佐佐木芳雄

    音乐/久石让

    © 1992 二馬力·GNN

    原作/冈本萤/刀根夕子

    编剧/高畑醺

    导演/高畑醺

    制片/宫崎骏

    音乐/星胜

    © 1991 岡本螢?刀根夕子·GNH

    原作/角野荣子

    编剧/宫崎骏

    导演/宫崎骏

    制片/大冢伸治/近藤胜也/近藤喜文

    音乐/久石让

    © 1989 角野栄子·二馬力·GN

    原作/宫崎骏

    编剧/宫崎骏

    导演/宫崎骏

    制片/德间康快

    音乐/久石让

    © 1988 二馬力·G

    原作/野坂昭如

    编剧/高畑醺

    导演/高畑醺

    制片/近藤喜文

    音乐/间宫芳生

    © 1988 野坂昭如·新潮社

    原作/宫崎骏

    编剧/宫崎骏

    导演/宫崎骏

    制片/高畑醺

    音乐/久石让

    © 1986 二馬力·G

    原作/宫崎骏

    编剧/宫崎骏

    导演/宫崎骏

    制片/高畑醺

    音乐/久石让

    © 1984 二馬力·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