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法国漫画家moebius与宫崎骏的对话 2005.01 | 宫崎骏映画馆::宫迷的精神家园

[访谈]法国漫画家moebius与宫崎骏的对话 2005.01

2005-08-09


翻译:icytear / 编辑:LapuTa、浪客剑心的微笑

  (译者注:法国漫画家moebius 原名jean giraud 的作品以浓科色彩见称,可说是欧洲科漫画代表人物, 连法国名导演吕克·贝松的电影第五元素也受他的漫画影响。)

第一部分:相遇;互相影响

  Moebius:在工作方面,首先,我们大致属于同一代人,而且致力于相同的领域……这已经是一种相似。再者,我们之间有一种感应。我并不知道宫崎骏是怎样开始关注我的工作,对我来说这非常奇妙……是通过专业途径还是……

  我想这要追溯到1975年那部《ARZACH》。我是到1980年才接触到它的……那简直是一种巨大的震撼。不仅我这样想,所有漫画家都被这部作品深深震撼。可惜的是,当我意识到时,我已经形成了一种固定的风格,所以不能运用它对我的影响影响来丰富我的绘画。但是直到今天,我仍认为Moebius有一种超强的空间感。我在导演《风之谷》时就受到了他的影响。
  Moebius:当我看到《风之谷》时我发现真的如此。但那恰好证明了影响并不十分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之间有一种共通,有一种精神境界的沟通。这种沟通可以超越文化、时空,创造人和人从邂逅到相知的的完美旅程。因此给我强烈震撼的不是我们相似的根源,而是尽管我们之间有如此大的差别,人们仍旧能发现我们的共同之处。宫崎骏深深的震撼了我,因为他几乎既是一位执行者,又是一位导演者,而我深深的了解动画制作是一项需要耗费大量精力的工作,因为你需要同时领导100多甚至200人。尽管有这许多复杂的工序,经历了这么多年,他们还能如此的持之以恒,真是让我难以置信。这种团结协作的精神又让我何等钦佩。因为我只能一个人工作……我是独行侠。
  宫崎骏:确切的说,我是一个动画制作者。我喜欢成为映画公司的管理者而不是执行者。我想我更像一个领头人,比如一队工匠的老板。这就是我的工作精神。
  Moebius:听你这么说真是很有趣,很奇妙的感觉。宫崎骏的信念和力量总是透过一种不可见的甚至是魔幻的方式加以表达。或者说那种无形的信念和力量本身就充满着魔幻色彩……

第二部分:关于《

  宫崎骏:您认为呢……(腼腆的笑容)
  Moebius:不久之前鈴木勝美在新闻发布会上被一名日本记者问道,这部影片在日本遭到了部分批评的声音。鈴木勝美的回复是:宫崎骏先生:总是喜欢不断打破他一贯的风格,但是他最关心的还是公众的满意程度。所以对于观众,实在是怀有一种冒险和关注相混合的复杂情绪。
  宫崎骏:21世纪是一个复杂而不可预知的世纪。我们那些照目前来看已经固定的思维习惯和价值观正接受新的挑战。即使这部电影主要为了吸引年轻观众,而且必须有娱乐性,我还是不喜欢像翻拍老电影一样去创造一些你只需要打败坏蛋的情景。每当我创作一部影片,我总是不断问自己,这部片子是否足够有趣,所以已经尽可能删掉了所有枯燥的内容。因为这样,最后影片变得连我的同事都不能明白…。真是很尴尬的一种局面啊……(大笑……)
  Moebius:事实上这部片子的确很复杂,牵涉了城堡的出口如口啦,人物的年龄啦等很多问题。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删减了很多用于解释的片段才造成了这种的小混乱。让人感觉有一些东西都不明不白的。
  宫崎骏:其实我拍这部片子是为了60岁的“超龄”小女孩。
  Moebius:哈哈,这太好了。
  宫崎骏:一个人在18岁和60岁时会有什么不同吗?我相信不会。曾经有一位90岁的老太太对我说,她觉得自己同18岁时没什么两样。所以在片中,一名18岁的女孩中了咒语,然后变成了老太太。如果结局是破除咒语找回青春的那种快乐,这就根本不是我想要一部电影。
  换言之,什么才意味着真正打破咒语?那绝对不仅仅是找回青春。青春不是万能的。那么究竟什么才是?女主角究竟怎样才能真正的快乐?我很严肃的思考了这些问题,这部电影正是我思考的结果。
  Moebius:是这样的。
  宫崎骏:影片中我没有时间仔细展现哈尔的性格特征。我的同事总是说,傍晚我们经历了一天漫长工作回到家中时,我们的妻子不知道我们做了些什么,他们也并不很在意。我创作时也是本着同样的精神。苏菲并不一定要了解哈尔到底要做什么。所以我们也并没有表现出来。
  Moebius:影片的开头,哈尔看起来真的很像那些典型的日本漫画中的人物就是大眼睛长刘海的那种(好象神秘的窗帘)。结果最后却变成很天真的样子。他已经没有了那些英雄主义的甚至有点自大的外在属性,他变得像一个真正的年轻人,真诚的年轻人。
  宫崎骏:我也很满意。(大笑)

第三部分:关于动画制作者的工作:充满疑惑和恐惧

  Moebius:致力于一部影片,然后创造出真正的艺术品——包括好的剧本画面以及音乐——对于绘画者应该是最大的享受。
  宫崎骏:顺利的时候是享受,然而不顺利时我会很悲伤。
  Moebius:您也经历了质疑自己工作的阶段吗?
  宫崎骏:我一直都充满了疑惑(大笑)
  Moebius:是吗?听起来很疯狂。
  宫崎骏:当我的同事说他们看不懂我的电影,我感觉就像地球在脚下崩溃。
  Moebius:当我看《幽灵公主》甚至《》的时候,我根本不敢想象世界上有任何的制作人能接受这样的剧本……
  宫崎骏:我的制作人不反对我的意见,他只会让我好好考虑一下时间的安排。
  Moebius:这很好,可是如果他是给迪斯尼工作他一定不会这么做。尤其是《风之谷》。
  宫崎骏:我从不在讨论之后创作电影……那样我根本无法继续下去。我只是负责下命令……否则我根本做不到现在这些事情。
  Moebius:我想正是这样的自信滋润着您的工作……让您的事业在电影圈里是如此的独一无二。
  宫崎骏:关于《哈尔的移动城堡》我们还什么也不能说。我不知道公众对它的接受程度如何。我也从来不读影评,我根本不感兴趣。但是我很珍视观众们的反映,虽然现在我还没有答案。

第四部分 Moebius谈论宫崎骏

  Moebius: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个小问题,或者说就从一开始就吸引我的一点做一个小小的评论。事实上宫崎骏先生:几乎所有奇幻的影片灵感都来自欧洲,诸如神话之类,比如红猪源于意大利,KIKI和哈尔是典型的德国式的,娜乌西卡源于芬兰
  这使得对欧洲的感觉既有距离的美感,又洋溢着理想化的多情的浪漫气息。一如我们看待日本。然而我觉得像《龙猫》《幽灵公主》《千与千寻》一类影片中传递的(他犹豫了一下)——回归情结也非常感人。两种感觉我都非常喜欢,甚至是爱上了他们。我想这简直让这个世界融合在一起。
  宫崎骏:当然,我的思想中有许多消极的方面。我会用冷酷的甚至是悲观绝望的目光看待这个世界。但是我不想把这些都融入那些准备给孩子们看的电影。相反的,我会尽可能的让我的电影充满欢乐的情绪,来鼓舞我的每一位观众。
  Moebius:那真是很好啊。

第五章

  宫崎骏:我恳请您来谈谈自己。
  Moebius:那么请问吧
  宫崎骏:您是如何学会像这样来绘画……您是如何能把绘画掌握到如此的地步……
  Moebius:大约在12、3岁的时候,我曾经放肆的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棒的画家!在那之后,我便凭着如此的信念而奋斗。有时我感觉自己知道如何画好,有时候却觉的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有的时候仿佛被星星砸到了脑袋,是一颗流星
  宫崎骏:我确信……
  Moebius:是的,那是一颗流星,可他却存活了下来!(两人相视大笑)
  宫崎骏:当我们看到Moebius的作品真是大吃一惊。如何形容呢……恩……仿佛是找到了一种新的方式来观察这个世界。
  Moebius:我试着更多的关注绘画的感觉而不是绘画技巧。
  宫崎骏:我想在绘画的世界里,感觉和技巧根本就是一体的。
  Moebius:我是绘画技巧的绝对痴迷者,但同时我相信所有伟大的艺术家都是靠感觉来创作。这种感觉让我们瞬间就被一件无论何种形式的艺术品所深深的吸引;这种感觉让艺术家在瞬间把那一直存活在无数人面前却从未被任何人察觉的的世界展示给我们。又或者说……从没有人注意这些奇妙的事实。有时候是微小的细节,可能仅仅是钉尖那么大小,可能是卷发的方式,可能是你用了多少信息来传达你心中描绘的眼睛。
  比如说当一个人在奔跑,让他停下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脚离地也许只有几公分。但却从来没有人这么画过。你看,就是这么小的事情。
  宫崎骏:在您的作品中人物被勾画的非常简单,但是他们的周围却总笼罩着某种气氛。人物自身就可以挥发出他所有的气息,比如显著的孤独感,贵族气质等等。这对我来说就是Moebius作品的最高境界。
  Moebius:谢谢你的评价,谢谢。
  宫崎骏:让我以日本漫画家的名义深深的感谢您。
  Moebius:(对如此的恭维大感吃惊)我也从日本漫画家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相关文章:

关键词: , ,

除非注明,宫崎骏映画馆所发布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先联系映画馆。并请在文章的开头注明:来源:宫崎骏映画馆,并标明来源文章的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