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宫崎骏映画馆::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画馆
搜索
为防止广告注册机泛滥,新注册会员需回复本帖才能在其他版发帖回帖!

【对话宫崎骏活动】火热进行中--让宫老看到来自于你的故事和画作!!

查看: 1307|回复: 0

[转帖] 饭票

[复制链接]

3

主题

32

好友

5174

积分

稻草人

Rank: 4

在线时间
687 小时
威望
0 点
财产
33453 个栗子果
人气
119 ℃
最后登录
2012-8-17
注册时间
2007-7-29
帖子
1035
主题
3
精华
0
积分
5174
UID
11033
发表于 2008-1-16 21:43:23 |显示全部楼层
从窗口凝望苍穹,已是万物变容的肃杀之秋了。海子搜遍所有口袋,找不出半张饭票。3天以来,他把饭量缩减到最小,每顿只吃2两。在打饭时间上也动了一番脑筋,总在供饭临近结束的时候进食堂,倘若那锅饭搀的水多,加上打饭师傅的量勺冒尖,他或许能多占点便宜;如果只剩下沾满饭粒而内容空洞的大饭盒子,他就有理由省一顿了。今天中午买饭回来,海子意识到没有饭票的末日来了。下午他请了假没去上课。海子想自己多半生病了,小腿从昨天开始不听使唤,大腿酸得像要散架。这会儿他躺在床上,只有喘气的劲儿。

  这末日迟早要来。刚进大学那天早上,海子吃完两个馒头就开始穿梭于财务科、学生处、教务处、中文系办公室……办一个又一个入学手续,盖一个又一个公章,一沓一沓地把钞票数出去,到晚上8点从后勤处领回床上用品,铺好被褥,躺在那张早已贴了海子名字的床上,他感到饥饿和头晕,肚子响得跟谁在面案上擀面一样。比饥饿更难受的是,海子手头还剩下48元,4张10元,1张5元,3张1元,一共8张薄薄的钞票,薄得让人一点底气都没有。

  办入学手续时,不管到哪个部门办手续,排在后面的同学总要离他一段距离。轮到他了,办手续的老师先用黑白相间的眼珠子把他打量一番,办完手续马上喊“下一个”,怕他在那里多待一会儿。海子明白,他的外包装太惹眼了:4个口袋翻领的军干服显然太过时了,两个肩膀和手肘还有补丁,衣服洗得褪色,补丁新一些,对比强烈。海子的憨厚样子让人相信他不是在标新立异。

  第2天早饭过后,全校大一新生集中到礼堂听入学教育课。从校长、党委书记到教务处处长,没谁不谈纪律和罚款。

  边开会班长边登记全班同学的特长。他问到海子,海子说能写点文章,写过,也发表过。“能写点文章?”班长打量着海子,“这是办正经事,别开玩笑。”好几个人瞪着海子莫名其妙地坏笑。海子赌气说:“不信?不信就没有特长了。”班长不再理他,扭头问谢天有什么特长。谢天也是大学预科班出身,是学校出了名的“很会搞女孩子”的人。谢天说没特长,有人凑上来说:“我帮他填一个,填个擅长‘淑女鉴定’。”

  轰——台下的小会爆炸了。班长一闪坐回自己位子。这动作恰到好处,台上人绝对发现不了。主席台上讲得津津有味的雷公嘴蒙了,他以为自己讲错了。低头看看讲稿,没错。他站起来,指着海子他们说:“散了会你们班留下来。”

  一千多新生的视线都集中到这边来,先落到这个班,再落到男生身上,很快集中到海子身上。海子浑身不自在。一千多新生中,他不但衣服寒酸,裤子也皱得不成样子,洗得发白的运动鞋上补了疤。还有眼镜,配的时候为省钱,老花镜架子装上近视镜片,已经够不伦不类了,镜架右边的挂钩折断后,还用胶布缠得像颗痦子。海子越不自在,越有人注意他;越有人注意他,他越不自在。

  会议结束,其他人都退场了,海子他们班留下来。雷公嘴问是谁捣蛋,没人承认。雷公嘴指着海子说:“我看就是你。我点了名后,你非常不自在。其他人解散,你到政教处去。”

  海子在办公楼一间挨一间找,终于在120室看见雷公嘴。见海子来了,雷公嘴劈头就说:“知错不改,半天不来。本不处罚你,看来不行,给。”说着递给海子一张字条。海子接过字条站着不动,他感觉雷公嘴似乎还应该问点什么,他也该答点什么。雷公嘴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不耐烦地说:“去吧。”海子心想,这不是很简单吗?等他把字条展开一看,傻眼了。字条上写着“学生处、中文系:中文系××级×班海子因开会违纪,请予处罚。政教处(公章)×年×月×日”。

  32元!半个多月的生活费!

  此时,宿舍里只有海子一个人,静悄悄的,时间仿佛也停止了。海子的思维在漫无边际地游荡。

  他想也许只有写作才能拯救自己。他曾经发表过一些长长短短的文章,每次换回的稿费往往可以够他对付一周的生活。前一段忙高考没有写,近来因为饥饿,脑子里常常一片空白,也没有写,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稿费通知单光顾他了。

  海子就这样躺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楼道里传来喧哗声。该做清洁工作了,今天由海子打扫宿舍。他使劲站起来,头晕乎乎的。桌上乱七八糟放着洗发水、漱口盅、饭碗和大字本。二娃的碗上趴着很多苍蝇,里面有小半碗饭。见到饭,海子不知哪儿来了股劲。他本想赶苍蝇,一挥手,差点摔倒了。二三十只苍蝇“嗡”一声腾空而起。海子提起水壶想往饭里冲点开水,水壶里没有水。他就兑上点凉水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

  海子想这下完了,给同室兄弟看见他这狼狈相,那还不如死了好,只恨地上没有缝儿。一愣神,碗掉到地上,饭粒飞溅,搪瓷碗上的瓷掉了好几大块。

  纪检部长见海子目瞪口呆站在那儿,以为把他吓呆了,说:“还是个大活人?!快行动起来,再过一个小时检查!”说完出去了。

  海子抹抹额头上的虚汗,摸下脸上的几粒饭粒儿塞到嘴里,他扭几下手臂,感觉似乎有一些劲了。就开始扫地,扫完地后用拖把仔细地拖起来,拖好地,擦桌子。

  这时纪检部长又出现在他的眼前,纪检部长发怒了:“怎么搞的?受过教育没有?这样弄等于没弄——你想等着罚款是不是?床上床下桌上桌下门上窗上地上天花板上……”他说话没有逗号,海子一个词儿也没听懂。还想再问,破嗓子又响了:“快行动呀!”海子盲目地动了几下拖把。破嗓子又说:“你光拖地有啥用?床上被子叠整齐,床下鞋子放整齐,桌上收拾干净擦干净,凳子擦干净,毛巾水壶放整齐……”他每说一项,海子都“哦”一声答应。突然海子眼前一黑栽倒了,头撞在桌角上,一股没有多少冲击力的热流从撞击部位冒出来。海子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天已经黑了,同宿舍的室友在吃晚饭。睡在海子上铺的桑巴木说:“海子,我把饭给你买回来了,你一会儿起来吃。”“是什么病?”有人问。二娃说:“刚才医生不是查了吗,医生都查不出来就等于没病。”

  桑巴木吃完饭,坐到床上数饭票。过了一会儿室长也开始数起饭票来。

  晚自习开始后,同学大多去了图书馆,也有逛校园小路的。教室里只剩几个人,很安静。海子铺开稿纸写了一篇千字短文,横看竖看都觉得满意,海子心想,一餐饱饭换来千字美文,什么时候我才能不再为这张嘴巴发愁?

  晚自习后回宿舍,海子又到盥洗间接自来水喝。长期饥饿,使那4两饭像一杯水倒进沙漠,下去一会儿就没有了。喝水充饥是海子的独门绝技,再没有人比海子更懂得水的价值,也再没有比海子的肠胃更容易被欺骗的了。再回到宿舍,把碗放到碗架上,海子整理床铺。枕巾有点翻卷,他理了一下,从枕头底下露出一截饭票来,他掀起枕头,下面有6张4两、1张5两的饭票,还有一张字条。

  “谁丢了饭票?”海子问,海子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有饭票了。

  桑巴木在床上直摇头说:“不知道。”

  洪坤说:“只怕就是你自己的。”

  室长好像什么也没听见,走出宿舍串门去了。

  海子打开字条,上面有一行字:兄弟,男人的名字叫坚强。

  泪水在海子眼眶里直打转。
光在逐渐被黑暗吞噬,影子开始哀鸣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画馆

Archiver|手机版|宫崎骏映画馆    

GMT+8, 2019-8-21 12:03 , Processed in 0.16956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